当前位置:涿州新闻 > 未分类 > 涿州市属于哪个市管辖,“洪水像海一样”,涿州“突围”记

涿州市属于哪个市管辖,“洪水像海一样”,涿州“突围”记

小区里浑浊的水是从7月31日下午开始涨起来的储备的奶粉有限,家住涿州市城西水岸花城的杨然斌看着家中刚出生21天的婴儿发愁受台风“杜苏芮”影响,河北省多地自7月29日以来遭遇强降雨在洪水及强降雨的双重压力下,涿州市于7月31日晚启动红色预警。

涿州是保定市代管的县级市,其地质构造属于太行山山洪冲积扇,由西北向东南倾斜涿州境内水系发达北拒马河穿城而过,永定河、小清河、白沟河等六条河流交汇于此8月1日,据新华社报道,截至目前,河北省陆续启用7处蓄滞洪区,分别为宁晋泊、大陆泽、小清河分洪区、兰沟洼、东淀、献县泛区、永定河泛区。

而小清河分洪区、兰沟洼蓄滞洪区位于涿州境内此次涿州被洪水围困,“主要原因是降雨量特别大,”水利部防洪抗旱减灾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原总工程师黄金池告诉新京报记者黄金池介绍,防洪工程设计时具有一定的标准,但当来的洪水超过了这个标准,超过了工程防御的能力,它就必然对防御对象产生影响。

截至8月1日上午,这座60余万人口的小城,受灾人数已经达到13万人根据“涿州发布”微信公众号8月1日消息,涿州市成立了28支共计8755人的应急抢险队伍,并与驻涿部队和蓝天救援队等专业救援队伍通力协作,全力做好救援保障。

目前,来自全国多地的救援力量陆续抵达涿州,受困民众也陆续被救出“瀑布一般”的水起初,没人想到这场雨会如此大,直到它淹没了街道和村庄7月31日下午,杨然斌看到一楼的水位已经到膝盖,几家相熟的邻居将物资全部集中在一起,统一使用。

大人尚且说得过去,靠着家中的存粮熬个三四天不成问题,但没水没电,杨然斌很担心孩子是否能撑到救援队到来在这之前,杨然斌联系了消防队的朋友,拜托他帮忙找救援队朋友转述了救援队的话,“受困人员太多了,一定要想办法自救,根本忙不过来,现在车进不去只能等冲锋艇”。

到了下午五六点左右,雨势并不见小,没过多久小区停电了眼看着楼下的水位越来越高,一楼已经被淹没,周围一片汪洋杨然斌想再联系救援队时发现手机已经没有信号了,他很庆幸自己提前告知了救援队自己的受困位置和人数在杨然斌家小区东边不远处,是水尚仁佳小区。

7月31日,从网友们拍摄的视频里看,一栋楼前的地库塌陷出巨大的深坑,源源不断的水向下倾泻,宛如瀑布一般周围汽车漂浮在洪水中,只看得到车顶和部分天窗在水岸花城小区门前,是横穿涿州城区的拒马河,发源于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太行山东麓,流至张坊镇分成南北二支,北支称北拒马河。

北拒马河顺涿州而下与大石河、小清河汇流南折流至白沟镇而在拒马河的上游,情况也不容乐观村里的微信群,从7月30日就没了消息,远在杭州的魏乐心急如焚,她家在涞源县南马庄村,位于拒马河的上游,整个村庄修建在河道和山体中间。

直到8月1日下午两点,在断断续续的信号里,母亲告诉她,7月31日下午,全村已经没有信号,手机马上要没电了村里临河的第一排房子陆续进水,大家都在往高处避难村里有人准备向保定撤离时,唯一出村的桥也被洪水冲塌了。

水位最深时,一米五高的河道的水溢出到魏乐家阳台下面,大概有3米深

8月2日,涿州市内的水位已接近公路路牌 受访者供图据新华社消息,水利部3日发布汛情通报,判定海河发生流域性大洪水据央视新闻报道,永定河及支流清水河、拒马河支流大石河等6条河流发生有实测记录以来最大洪水当晚,兰沟洼蓄滞洪区启用,减轻雄安新区防洪压力。

受上游洪水过境以及强降雨的双重影响,涿州市于7月31日晚启动红色预警,所有河流进入防洪紧急状态据涿州发布2023年8月1日消息,7月29日8时至8月1日11时,涿州全市平均降水量355.1毫米,最大降水量为两河村435.7毫米,多个乡镇、街道降水量均超300毫米。

“洪水像海一样”一位从河南赶来的救援队队员形容涿州公安网络发言人在8月1日晚发布求助信息:“目前涿州全域停水,部分停电,物资供应暂时满足,但不知道能支撑多久目前高速路畅通,涿州口可以下道,城东问题不大,城西淹得较重。

”超过工程防汛极限的暴雨涿州被洪水围困,“主要原因是降雨量特别大,”水利部防洪抗旱减灾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原总工程师黄金池告诉新京报记者8月2日,据涿州发布称,受台风“杜苏芮”影响,河北本次降雨过程持续时间长、累计雨量大、覆盖范围广、降水强度大,累计雨量、单站极值雨量和最大雨强均超过1996年和2016年极端暴雨过程。

而当降水和洪流超过了这座城市的承载极限,涿州陷入了严重的内涝。

洛阳神鹰救援队救助被洪水围困的居民受访者供图在黄金池看来,“上游泄洪冲了下游”是一种不科学的说法“洪水本身就是从上往下走的,水往低处流,这是再简单不过的自然道理只不过下游承受的压力也会大一些”8月1日,据新华社报道,截至目前,河北省陆续启用7处蓄滞洪区,分别为宁晋泊、大陆泽、小清河分洪区、兰沟洼、东淀、献县泛区、永定河泛区。

而小清河分洪区、兰沟洼蓄滞洪区位于涿州境内黄金池说,蓄滞洪区开始工作,意味着汛情已经到了最紧急的时候他解释,修建水库拦蓄洪水、加固江河堤防、扩大河道排泄洪水能力构建江河防洪减灾体系的同时,设置一定数量的蓄滞洪区,适时分蓄超额洪水,削减洪峰,是合理处理局部与全局关系,最大程度地减轻洪水灾害总体损失的重要措施。

“人类与洪水相处有两个方案,一个就是怎么样把它排下去,第二个方案是把每部分蓄起来,但是当遇到这种特大洪水的时候,蓄肯定是蓄不住的,哪有这么大的能力能蓄这么多,所以很大的一块是要泄下去的”更重要的是,“工程措施能解决的问题不是无限的。

”黄金池解释,防洪工程设计时具有一定的标准,但当来的洪水超过了这个标准,超过了工程防御的能力,那么它就必然对防御对象产生影响但是,工程措施防御的上限是不能无限提高的,以水库的安全为例,其标准会牵扯到城市规模、人口数量、工程安全等。

8月3日,河北省水利厅副厅长李娜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提到,这次涿州降雨量非常大,全市平均降雨量在398毫米,涿州有多条河流汇入北拒马河上游来水最大洪峰达到了4500立方米每秒,同时还有北京市的房山区来水,琉璃河和小清河这两条河来水也超过了3000立方米每秒,所以说多股水在涿州汇入,对涿州的防洪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可以用水漫涿州来形容。

目前降水已经结束,但是由于河道水位回落是有一个过程的,据我们预测,后期对涿州来说,还有3亿到4亿立方米的水要过境对于洪水后续的问题,黄金池表示很担心首先是大量降雨过后,土壤处于极度饱和的状态,一有干扰还会有滑坡泥石流等状况,其次是灾害的后期救援工作是比较关键的。

第三个就是大的水灾以后,各种生产生活能力都得到减弱,所以防病防灾,保证正常的生活秩序非常重要救援艇驶向涿州“灾害发生后,救援就像足球场上的守门员,”黄金池提到,“救援是否有利、高效,直接影响到灾害损失的大小。

”然而,现场救援的难度并不低8月1日,涿州市公安局在官方微博对外发布消息称,“涿州目前需要大量的船只转移群众全域停水,部分停电,物资供应暂时满足,但不知道能支撑多久目前高速路畅通,涿州口可以下道,城东问题不大,城西淹得较重。

船只(最好有大一点的木船、铁皮船)、皮划艇、救生衣、纯净水都需要支持!”

8月2日,张超伟和同事们转移受灾群众 受访者供图8月2日,洛阳神鹰救援队队长张超伟和他的近百位队员整宿未眠,“里面群众非常多,转移出来了一部分”他们在涿州市高新区火炬街附近,活动在以此为中心的十公里范围内,张超伟介绍,那附近“是城乡接合部,住宅区、厂矿、公司都不少”,水深能达到六米以上,受灾的群众只能爬到三楼以上,等待救援人员的到来。

曙光救援同盟工作委员会委员张昆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提到, 与郑州水灾相比,这次救援更为复杂,除了水位深度,这里的洪水杂物较多,铁片、树枝,甚至电线等障碍,随时可能阻拦、破坏船艇,加上还有水流,部分救援队只能先清理障碍,再想办法救援。

与此同时,社会救援力量在大量涌入涿州张超伟说,“我们一开始到涿州时火炬北街附近只有我们一家救援队,到了8月2日白天,已经有好几支队伍了”抵达后的24小时,神鹰救援队已救出了约上千人同样是在8月2日早上,罗光旭和朋友从北京开车到达涿州市北区,他们是民间自发进行救援的个人。

8月2日凌晨,罗光旭在互联网平台看到一份救援信息表,看到密密麻麻有那么多人求救,当即决定带着自己的充气桨板出发。

罗光旭划浆板进入北关村实施救援受访者供图刚到达时,罗光旭并不知道该去哪救援,他们就跟着其他救援队的人到达北关村罗光旭发现,北关村多为居民自建房,地形复杂,若有人员被困难以被发现远离主干道的胡同过于狭窄,冲锋艇难以进入,他的桨板能够顺利进入,再把人转运出来。

“没有信号是致命的问题”,罗光旭不熟悉地形,只能只能哪条路通,就往哪儿走,沿途看到房顶被困的人员,就将他们运到地势相对较高的地方很快,他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呼救他划着桨靠近,将一位站在房顶的30多岁的男子救下来。

男子称自己已经被困三天了,所幸还有泡面可以维生,眼下终于等到了救援划着桨继续前进,罗光旭再次听到了有人呼救,那是一位站在大卡车货箱上的男人,积水没过车辆已经到他膝盖的位置,罗光旭给他穿上了救生衣,并把他送上了冲锋艇。

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罗光旭划着桨板一共解救被困人员4人,转运了10余人8月2日上午11点,一直关注着楼下动向的杨然斌终于等到了救援队的冲锋艇,“孩子被救上船的那一刻我的心才落地”郑州天舟救援队的一位线上志愿者在2日傍晚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的32位队员于2日凌晨抵达保定市白石山镇,但因为信号问题,线上工作人员也需要时隔很久才能收到现场工作人员的消息。

据现场传来的消息,水的位置有的地方齐腰,有的到小腿不停有人拨通这位志愿者的电话,“情况确实比较糟糕,向我们求救的人就没有断过”8月3日上午,南马庄村恢复通信,魏乐终于接到了家人的电话家人告诉她,有部队的救援人员还在疏通道路,目前无法出行,但人是安全的。

尽管没有通电,但目前村里有一台发电机做应急,村民们都可以去政府充电家人告诉魏乐,最开始没有囤水的村民都接雨水喝后来村里打开了一口可以手动抽水的井,组织村民每天集中时间拿桶接水村子里还保留着老式的灶台,大家都生火做饭。

天气晴了,湿的木头晒一晒也能用新京报记者 李聪 李冰洁 实习生 孙昊编辑 胡杰 校对 杨许丽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 涿州网 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zhuo-zhou.com/?id=203

分享给朋友:

“涿州市属于哪个市管辖,“洪水像海一样”,涿州“突围”记” 的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